他从来没能忘记他,只是他终于学会以恰好的距离同新人互动,以及不再深夜和他人出去吃海底捞。

东边天际里一缕阳光斜刺里射了过来,晨雾似乎有些疏松,有些缥缈,渐渐的在移动,夜色积聚的雾,寒冷积聚的霾,在阳光的催促下,极不情愿的渐次的轻轻隐去。一切变得清晰起来,一切显得明朗起来,那山,那树,那林,那矗立在天地间高高的塔架,那空旷的原野,眼看着就披上了一层朦胧的金黄。

桔梗花苞砰的一声绽放了,让我想起打着阳伞的母亲。

“愿你们老而不死,永远受人憎恶,你们这些微笑的、柔和的、可厌的寄生虫,彬彬有礼的破坏者,驯良的豺狼,温顺的熊,命运的弄人,酒食征逐的朋友,趋炎附势的青蝇,脱帽屈膝的奴才,水汽一样轻浮的小丑!让一切人畜的恶症侵蚀你们的全身!”

可遇与可求之间,只在太过年少的时地看来,才仿佛隔着沧海桑田。 
  偏偏又是年少,才会为一束日光、一盏窗台、一级台阶的微凉而哽咽。 
  谁又能想到,这哽咽竟能这样顽强地蹒跚过岁月,恍恍惚惚,清浊相间,一点一点凿穿世间最顽冥的时间之石。 
  直至透亮透亮,凝成哀而不伤的渍。 
  生命正因此不轻不重、却独一无二的痕,在阳光下闪耀着生生不息又遥不可及的希冀。 


  知道天气预报有狂风暴雨,不妨碍期盼明日天晴。知道山有陡渊,总有人被吸引去登攀。知道海有千里、天有万仞,知道世间万分凶险,所以更需要我心匪石不可转。

  石头里不曾蹦出孙悟空,雷锋塔下没有白娘子,梁山伯和祝英台甚至不曾相遇——不妨碍故事世世流传,因为带着总有人向往的寓意。

真正的勇敢不是为某件事壮烈地死去,而是为某件事卑贱地活着。


“万物皆有裂痕,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。”

一个小孩说,有一种车他最喜欢。于是大人们纷纷开始猜测,奔驰,大卡,云云。结果小孩说,他最喜欢垃圾车。 
    因为垃圾车来的时候,都有音乐。

别嫉妒成功,别怜悯失败,因为你不知道在灵魂的权衡中,什么算成功,什么算失败。 from 《与神对话》

友人A

Lo主叫时雨
Lo主脾气很烂
喜欢风神秀彻的你

© 友人A / Powered by LOFTER